<address id="ttppd"></address>
      <address id="ttppd"><nobr id="ttppd"></nobr></address>

              【金融頭條】“股票粉絲”遭割記

              王文迪2021-04-17 11:15

              經濟觀察報 記者 王文迪  豫能控股(001896.SZ),4月1日開盤后一路沖高,此后三個交易日漲停封板,4月8日卻直線大跌;

              安正時尚(603839.SH),4月6日,首板漲停,4月7日一字板漲停,4月8日股價也一瀉千里……

              類似的劇情,大概還有十多部。在身處其中的投資者眼中,這背后潛藏一條隱秘的“產業鏈”。

              有投資者反映,他和另外一些投資者,關注了多個名為道哥、余哥等的自稱一線知名游資的公眾號,這些公眾號的粉絲如果進入他們的粉絲群,群中會吸引粉絲買入同一個板塊內的個股。投資者稱,在這個過程中,他們發現這些所謂“知名游資”集結資金先拉升股價,然后發文章提出個股投資機會,以粉絲群和資金優勢連續拉抬,來達到獲利的目的,接著爆量出貨,而接盤買入的投資者們資金虧損,股價一地雞毛。

              在豫能控股、江蘇新能、凌鋼股份、安陽鋼鐵等股票的龍虎榜“坐席”上,會發現很多一樣的席位資金,例如廣發證券上海張江證券營業部,國聯證券寧波戰船街營業部, 國盛證券寧波桑田路營業部,中信證券上海溧陽路營業部,投資者說,這些后來也被粉絲們發現是道哥、余哥的常用“坐席”。

              經濟觀察報記者發現,截止到發稿前,上述公眾號的文章已經清除,大部分公眾號已經注銷,而據粉絲們反映,他們被拉入的微信群也已經解散。

              律師就此建議,投資者如果發現有操縱市場行為,應及時向證券監管部門舉報,然后可委托律師或投服中心代理提起民事損害賠償訴訟。

              入局

              張女士怎么也沒想到,對游資的仰慕會衍生出一場被收割的悲劇。

              張女士投資股票多年,炒股軟件會經常推薦如銀河紹興趙老、歡樂海岸等一線游資買入標的文章,自然而然記住了一些游資的名字,她自己在微信公眾賬號上去搜這些游資,就能搜出相應的公眾賬號,就這樣陸陸續續關注了一兩年,一開始只關注了“銀河紹興老趙”、“牛散章盟主”等一兩個公眾號。這些公眾賬號下面也會有互推的二維碼公眾號,到后面關注的也越來越多,例如“天道兄弟”、“游資余哥”、“股癡小鱷魚”、“游資東川路”、“首板挖掘研報小組”等。最近一兩個月,她以每個月2000元的費用加入了他們的收費粉絲股票群。

              剛開始加進去的時候,張女士還是抱著比較謹慎觀望的態度。漸漸地在群里待久了,張女士也開始躍躍欲試,按照她的說法,“洗腦”比較上頭。

               

              3月22日,張女士第一次買了入群后推薦的股票,是新天綠能(600956.SH)。3月19日,新天綠能直線漲停,3月21日,公眾號“游資孫哥”寫道,“次新+碳中和成為了市場的最愛,周五的首板新天綠能明天也是非常好的機會。”

              收費粉絲群里客服呼吁粉絲按照漲停買入,稱“新天綠能上周五漲停了,明天開板給機會,可以考慮。”

              3月22日,張女士買進去之后發現,新天綠能連拉兩天一字板,張女士更對群中指導深信不疑。3月 30日,雪迪龍(002658.SZ)漲停板打開后封回漲停,31號繼續拉升漲停。晚上,她關注的公眾號和粉絲群都推薦買入雪迪龍,4月1日,張女士買入雪迪龍,買入當天股票直線下跌,當天股票跌停。而后她又買了幾只公號和群里推薦的股票,結果都是在她買入的當天大跌。“我們抱著想快速賺錢的想法進了這個群的,也是付費的。最開始一次它可能是一個意外,但是后面也是這樣,感覺就不太正常了。”張女士開始起了疑心。

              在收費群里,粉絲都會互相加為好友聊天,后來粉絲們在溝通中發現了越來越多蹊蹺的地方。這些公眾號一般都會表明自己不是薦股,不構成投資建議,切勿跟投等,但幾乎所有公眾賬號當天推的都是一樣的票,例如上述的新天能源和雪迪龍,“銀河紹興老六”等公眾號都是同一天推薦粉絲買入,也會有粉絲跟投;而后不久粉絲們發現了有一個稱為“王者榮耀、江湖傳奇”的游資大資金群,這些群的作用就是盤中快速拉升并制造分時強勢。更詭異的是,粉絲們發現這些票買入賣出的營業部席位高度相似。例如雪迪龍,4月1日國盛證券寧波桑田路席位賣出4332.50萬元,廣發證券上海張江路有席位賣出3193.22萬元,中信證券上海溧陽路席位賣出2863.27萬元;還有江蘇新能,龍虎榜顯示4月2日榜常用的席位,國盛證券寧波桑田路有席位買入2932.74萬,中信證券上海溧陽路有席位買入2309.52萬,廣發證券上海張江路有席位買入2051.77萬。

              粉絲順藤摸瓜

              前述投資者稱,粉絲們逐漸梳理出收費粉絲股票群的“產業鏈”運作模式,大致為:

              這些背后的力量建了一個大的游資群,他們通常會選擇一些有著市場熱門題材概念傍身的個股,比如新天綠能、湖北能源、雪迪龍、菲達環保等都是屬于碳中和題材,通常他們買某只票的時候都是綠盤,2-3秒鐘游資群會抱團坐票直線拉升到漲停,中間可能會炸板(股票漲停突然被打開),游資群里會喊讓游資封死漲停。同時他們也會喊板塊內其它的票,形成一種助力。

              據投資者回憶,余哥會在群里說,“梅雁吉祥(600868)這種3元錢低價的水電股,總市值也就60多億,人氣非常好,我打算猛干一把。”接著游資群里一群人接著說“大家把豫能控股撤了頂868”。然后到了晚上,他們就會用公眾賬號進行吹票(推薦股票標的),造成整個板塊都起來的感覺。公眾號吹票之后,再吹給收費粉絲群,例如3月26日,深南電A漲停后,一位名為“首板挖掘小姐姐”的人員在粉絲群里吹票:深南電A,同深圳能源,開板給機會,可以考慮,讓粉絲買入,頂在漲停板上,達到他們獲利的目的。然后就在粉絲們買入的當天,他們就會出貨直線砸下來。

              “他們都提前買好了,說白了他們就是想賣的時候會更好賣一些,因為沒有人愿意承接票不就跌了,所以他們才會讓粉絲們打回封(個股打開漲停后又封住了漲停)。他們一個群300人,我了解下來有十幾二十個群,想想看資金有多大,雪球越滾越大,效應也會越來越大。”張女士說。

              粉絲們梳理還發現,上述“吹票力量”常用的營業部席位多達20多個,其中包括國盛證券寧波桑田路營業部,中信證券上海溧陽路營業部,中銀國際證券上海歐陽路營業部,財通證券杭州慶春路證券營業部,廣發證券上海張江證券營業部,國聯證券寧波戰船街營業部,申港證券湖北分公司,信達證券臺州玉蘭路,東亞前海江蘇分公司等席位。

              而從他們拉升和出貨的某個板塊中,上述席位頻頻出現。4月8日,鋼鐵板塊個股掀起漲停潮。安陽鋼鐵、凌鋼股份、本鋼板材等多只鋼鐵概念股登上龍虎榜。例如凌鋼股份,當天中信證券溧陽路買入2893.87萬,廣發證券上海張江路買入2173.73萬,國盛證券寧波桑田路買入1326.2萬等;安陽鋼鐵,當天中信證券溧陽路買入5275.87萬,廣發證券上海張江路買入1956.53萬,國盛證券寧波桑田路買入1625.28萬。而當天電力板塊卻大跌,豫能控股幾乎跌停,銀星能源更是幾乎走出天地板。觀察龍虎榜數據,豫能控股當天遭中信上海溧陽路、國盛寧波桑田路兩席位各賣出3727萬、1.16億元;銀星能源遭國盛寧波桑田路席位賣出5148萬。

              “吹票力量”的行為還是引起了一些市場人士的關注。市場上流傳的說法是“進游資大資金群需要3000萬驗資產,以及20萬進群費,不追道哥余哥推薦的票基本不賺錢”。“流動性完全被他榨干,市場上活躍的資金其實是有限的,而且理應會分布在各個板,他們現在利用這樣的效應導致大部分的資金都集中到了某個板塊,形成一種效應,市場不就被人控制了。”有私募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記者如是分析。

              是否違規

              上海新古律師事務所主任王懷濤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游資甚至假冒游資操縱證券市場是我國股票市場的頑疾,對市場秩序和功能發揮具有極大的破壞性,其他市場參與者因之蒙受了巨大利益損失。無論是2019年7月1日施行《關于辦理操縱證券、期貨市場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2020年3月1日起施行的新《證券法》,還是2021年3月1日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十一)》,對操縱市場等違規違法行為的監管都日趨嚴格,資本市場法治建設力度在明顯加強?!缎谭ㄐ拚福ㄊ唬沸略鋈N新型操縱模式,即明確了以下六種情節嚴重的操縱證券、期貨市場的方法屬于違法犯罪行為:即聯合/連續交易操縱、約定交易操縱、洗售操縱、虛假申報操縱、“編故事、畫大餅”的操縱、利用“黑嘴”薦股操縱。而游資或假冒游資的操縱方法通常屬于約定交易型和虛假申報型操縱手法。

              經濟觀察報記者發現,截至發稿前,上述公眾號的文章已經清除,大部分公眾號已經注銷,而據粉絲們反映,所有的微信群也已經解散。

              “我們當初真的沒有想到這些是假的游資公眾賬號,如果中間有過一點動搖,我們就不會買了,但你會覺得一線游資怎么會來收割我們這些小散戶呢,最多只是一種單純分享心得的行為,而且加群收費這也意味著他想規避一些比如說黑粉、無聊的人,或者說不愿意去買股票的人而已。”張女士稱,好在她進場比較晚,虧損了不到五萬塊,她稱就當買個教訓。

              王懷濤強調,對于投資人來說,我國《證券法》第55條第2款規定:“操縱證券市場行為給投資者造成損失的,應當依法承擔賠償責任。”本款法律規定是投資者對操縱市場行為要求索賠的主要法律基礎。投資者如果發現有操縱市場行為,應及時向證券監管部門舉報,然后可委托律師或投服中心代理提起民事損害賠償訴訟。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女主放荡高干NP公交车

                  <address id="ttppd"></address>
                  <address id="ttppd"><nobr id="ttppd"></nob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