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ttppd"></address>
      <address id="ttppd"><nobr id="ttppd"></nobr></address>

              義烏致各地公安一封信背后:眾多外貿商賬戶被凍持續一年,自稱凍友,與地方政府合作艱難自救

              謝楚楚2021-04-11 17:39

              經濟觀察網 記者 謝楚楚 近日,一份署名為義烏市公安局刑事偵查大隊的資料——“致全國各地公安機關的一封信”(以下簡稱:建議信)在網上流傳。事實上,其最早流傳的時間為3月17日左右。根據相關知情人說法,該資料由義烏市公安內部擬定,經由個別商戶拍照轉發給朋友,隨后流傳至網絡,官方并未發布。而義烏商貿城管理員也叮囑過商戶們盡量不要轉發。

              這背后是關于成百上千個賬戶被凍結的外貿商戶們。他們來自五湖四海,聚集在四五個500人的微信群里,自稱“凍友”,彼此分享遭遇,談論解決辦法。

              義烏的陳女士就是其中一員。而對于銀行卡上“無故”被劃扣的五萬元,她有憤懣,也有無奈。

              這筆資金,先是被張家界當地派出所凍結,后被當地法院直接劃扣掉。幾個月中,她一直奔赴于張家界派出所和當地法院之間,試圖弄清楚:為何一筆正常交易的外貿資金會被法院扣掉?如何證明自己的“清白”?

              五萬元至今“未歸”。與陳女士一樣,被張家界當地法院劃扣了資金的,約有十幾個商戶或外貿公司主體。近期,陳女士計劃聯合他們一同再次前往法院“討個說法”。

              一位與義烏商戶和貿易公司有生意來往的人士表示,商戶賬戶資金遭遇凍結等事件密集發生的情況至少已持續一年多時間。

              “被”卷入網絡賭博、詐騙

              2020年7月9日,陳女士付款時,發現付不了。而從農業銀行方得知賬戶是被張家界某管轄區派出所凍結后,她立刻打電話向該派出所咨詢。陳女士介紹,這筆與印度客戶正常產生的箱包交易資金,被定性為涉及網絡賭博,但她未參與過賭博。

              張家界派出所查到,陳女士這筆五萬元資金是從境外一家賭博公司賬戶上流入。而因為這筆“來歷不明”的資金直接影響到賬戶上其余的十五萬元,全部遭遇凍結。

              上述建議信中提到:“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外商無法進入義烏,給義烏的外貿行業帶來了極大影響。同時由于義烏貿易體系將外貿生意‘內貿’化,使得義烏個體經營戶在外貿行業過程中,收取貨款以人民幣結算為主,而與之相關的外國客商習慣通過地下錢莊支付結算貨款,義烏經營戶在收付貨款渠道選擇里,沒有主導權。‘斷卡行動’及打擊深入,電信網絡詐騙案件犯罪團伙與地下錢莊勾結,結合更趨于緊密進行洗錢,將詐騙贓款直接變現成貨款轉給經營戶進行洗白,造成義烏經營戶銀行賬戶被全國各地公安機關凍結情況頻發。”

              按照當地派出所要求,陳女士攜帶了這筆資金是如何產生的等相關資料前往了當地派出所,試圖解凍賬戶。她遞交了客戶從訂貨、出貨到打款等相關資料后,對方告知她回去等候通知。此外,陳女士也向派出所表示,假設這筆五萬元涉及了網絡賭博,那么其余的十五萬是“干凈”的,應該給予解凍。二十天后,陳女士賬戶的十五萬元得以解凍,但剩下的五萬元卻遲遲未歸。11月23日,她收到農行一條短信,五萬元直接被劃扣了。

              派出所告訴陳女士,案子已移交至法院,錢是法院扣劃的。隨后,陳女士致電法院,但法院表示,案件是根據刑偵派出所提供的證據執行,是依法追繳。“劃扣前沒有任何短信電話通知,只有劃扣后的一條銀行通知。”陳女士說。

              由此,建議信中提到:“有證據證明涉案款項為貿易貨款的,適用認定合法經營戶善意取得貨款情形不建議采用強制要求經營戶退錢,或者以采取強制措施施壓方式進行扣押錢款;不建議針對經營戶采用‘退錢或者采取強制措施’類似的選擇性執法活動。”

              與陳女士有相似經歷的趙先生,在義烏經營一家外貿公司。其賬戶上的五百萬資金至今被凍結,接下來還會面臨續凍、劃扣的可能。其資金分別被四個省市的派出所凍結著。他前往過賬戶凍結資金較大的一地派出所了解情況:某受害者被騙,錢轉到了某賬戶,最后流進了趙先生的賬戶。

              面對身上幾乎所有“家當”被凍結,趙先生并不打算繼續申請解凍,而是等待自然解凍的那天。“該做的都做了。一般凍結期是六個月,我大概還有兩個月。”趙先生表示,自己所在的微信群共有4個,群里約有2000人,真正能夠申請解凍成功的約有兩人,其余的幾乎都被法院要求劃扣掉涉案金額。

              2020年11月10日,針對愈發頻繁的商戶資金凍結事件,義烏宣布成立了銀行賬戶凍結援助中心(以下稱“援助中心”),主要負責梳理登記賬戶凍結信息、宣傳引導市場主體規范外貿貨款收付行為、為市場主體解凍提供咨詢服務、協助向異地公安機關溝通等工作。

              此外,義烏商務局還成立了相應的工作小組,前往賬戶被凍結發生次數較多的地區,與當地派出所溝通案件。但在陳女士和趙先生看來,這些外界的幫助,“效果不是很理想”。趙先生表示,義烏僅是一個縣級市,話語權不高,“大家平常兄弟單位會有溝通,基本賣面子的去過了,不賣面子也去過了。”

              問題出在哪?如何解決?

              派出所方表示,交易只能產生于雙方賬戶,不能通過第三方轉賬進入。而從商戶角度看,陳女士認為,商戶只管做生意,沒有義務了解客戶交付的資金從何種渠道而來,根本無法監督、保證客戶資金必須合法。同時,趙先生表示,“非法”資金的流入是在自己不知情的情況下產生的。

              他認為,目前外貿商戶面臨的問題非常棘手,其原因在于:交易方式難以在短時間內改變。而這會導致外貿商戶在未來依舊會重蹈覆轍,“有些人抱有僥幸心理,明知道凍結風險很大;有些人年紀比較大,跟不上形勢;還有一些人被迫無奈,因為有工廠、店面、倉庫要租,所以還是會收這個錢。”

              這種交易方式會導致資金被動牽涉“非法”。根據趙先生的介紹,外貿商戶收款方式主要有兩種:一種是美金,國際客戶銀行點對點打入中國外貿商戶的賬戶;另一種是人民幣,國際客戶在當地以某種渠道把本國貨幣匯換成人民幣打入中方賬戶。而這關鍵的問題就在于,不少國際商戶為了避稅,會將海關申報金額人為做低, 有些只有真實交易金額的30%-40%. 而剩下的60%-70%的真實交易金額, 他們會把本幣交予當地第三方, 第三方再按照約定金額打到國內商戶的指定賬戶。商戶為了做生意,沒有選擇的余地。在過去的幾十年他們也一直如此操作。

              他還提到,發展中國家客戶獲取外匯非常困難,但義烏70%市場面向發展中國家。因此,資金交易中的漏洞更大,“某些被制裁的國家,銀行本身就沒有美金,客戶只能到迪拜去,但這樣比較費勁,還有可能迪拜也沒有外匯。而且像有些被制裁的國家如果直接美金打到我們賬戶,我們國家所有銀行都不敢收的。”

              考慮到凍結問題的嚴重性,他愈發覺得,要求國際客戶(尤其是發展中國家客戶)正規操作交易是有必要的。而從國內商戶的角度看,他認為所有市場主體都必須嚴格遵守海關總署發布的“1039市場采購貿易方式”,即從銀行收到國際客戶打入的美金后,去銀行正規結匯出人民幣后,可用作貨款和市場經營戶結算,直接接收國際客戶或者無關第三方打入的人民幣是不合規的,“現在是貨沒了, 外匯沒收到,我們卻成為了受害者(嫌疑人),真正受益的是詐騙集團、國外黃牛。”趙先生說。

              商戶嚴格執行監管方式之外,趙先生認為,倘若國家能夠成立一個類似“國際銀行”性質的半官方外匯交易機構,來滿足廣大國際客戶的匯款需求。 國際客戶不愿正常申報的那部分外貿資金,全部流入這個國家官方的賬戶再和國內供應商結算的話,就能夠很大程度上避免“非法”資金,外貿商戶也能夠避免“遭殃”。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大消費新聞部記者
              長期關注文娛行業、文娛消費,聚焦市場動態和事件背后的人和故事。新聞線索可聯系xiechuchu@eeo.com.cn。
              女主放荡高干NP公交车

                  <address id="ttppd"></address>
                  <address id="ttppd"><nobr id="ttppd"></nob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