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ttppd"></address>
      <address id="ttppd"><nobr id="ttppd"></nobr></address>

              中國新制造正在崛起

              李靖恒2021-04-09 13:12

              經濟觀察網 記者 李靖恒 李華清 王昕寧 近日,安踏體育(02020.HK)發布的年報顯示,2020年公司實現凈利潤51.6億元,超過了體育品牌阿迪達斯,引起熱議。

              目前,很多上市公司已經陸續公布了2020年的年報或者業績預告。在新冠疫情的沖擊之下,國內企業去年的財務表現受到市場的高度關注。

              那么,最近幾年國內的“新制造”發展情況和趨勢究竟如何呢?記者分別挑選了三個行業:工業機器人、醫療器械、光伏新能源,試圖從中找到中國新制造的崛起路徑。

              工業機器人跟隨并跑

              “我認為今年是真正的工業機器人的元年。”3月下旬,在一個公開論壇上,埃夫特(688165.SH)的董事長許禮進如是說。在許禮進看來,盡管工業機器人是一個存在已久的行業,但對比家電、汽車、手機等面向個人消費者的行業,工業機器人的行業規模并不大,全球每年的產量也就幾十萬臺,但這個行業發展前景大,“機器換人”的現象在全球蔓延,新冠疫情的爆發,加速了企業采買工業機器人的進程。

              不管今年是否是工業機器人元年,對于中國企業來說,工業機器人無疑是要繼續揚帆遠航的領域。自2013年起,中國就替代日本成為全球最大的工業機器人應用市場,IFR(國際機器人聯合會)的報告顯示,2019年全球工業機器人銷售量為37.3萬臺,其中銷往中國的為14.05萬臺,約占全球銷量的37.6%。但提起工業機器人的制造商,聞名于全球的工業機器人四大家族中沒有一家中國企業,這四大家族分別是日本的發那科、日本的安川電機、瑞士的ABB和德國的庫卡。

              其實,國內也有人提“中國工業機器人四小家族”,分別指的是前文提到的埃夫特以及機器人(300024.SZ)、新時達(002527.SZ)和廣州數控設備有限公司。其中埃夫特的實控人是蕪湖市國資委,2020年7月登陸科創板;機器人則是這四家企業里最早登陸資本市場的,2009年上市,實控人是中國科學院沈陽自動化研究所,全稱叫沈陽新松機器人自動化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名稱里的“新松”取自中科院沈陽自動化研究所曾經的一位所長之名——蔣新松,蔣新松有“中國機器人之父”之稱;廣州數控設備有限公司則是這四家企業中歷史最悠久的,成立于1991年,還未上市。

              但上述四家企業在自己的官網上,均沒有提到“中國工業機器人四小家族”的稱號,埃夫特介紹自己是中國工業機器人第一梯隊企業,新松機器人介紹自己是行業內首批中國品牌,新時達介紹自己是中國智能制造領軍企業,廣州數控介紹自己被譽為南方數控產業基地。

              曾有業內人士用數據展示包括工業機器人在內的中國機器人概念股令人心酸之處:2017年,方正璞華首席機器人科學家唐德權在一個論壇上做演講時指出,日本最專業的機器人上市公司發那科2016財年的凈利潤折合為人民幣約為78億元,高于中國40家主要機器人上市公司合起來的2016年年度利潤77億元人民幣。

              如果拼凈利潤,中國工業機器人企業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一個客觀現實是,工業機器人的核心零部件例如減速器、減速機、控制器、伺服電機、伺服驅動,依然是制約中國工業機器人發展的瓶頸、侵蝕中國工業機器人企業利潤的“吞金獸”。工業機器人龍頭企業埃斯頓(002747.SZ)在4月7日發布的公告里介紹,減速器、伺服系統、控制器這3個核心部件對工業機器人成本的占比合計超過70%,而目前,國內約85%的減速器市場、70%的伺服系統市場和超過80%的控制器市場均被國外品牌占據。

              工業機器人的產業鏈大概可以分為上游的零部件制造、中游機器人整機制造和下游包括系統集成、銷售代理、租賃培訓等面向市場和終端用戶的服務,工業機器人四大家族在產業鏈上的一個巨大優勢是全產業鏈布局。在整機制造和控制系統領域,四大家族企業均很有話語權,在伺服系統領域,安川表現突出,在系統集成方面,庫卡和ABB很有積累。

              今年2月底,新松機器人接受經濟觀察報專訪時曾指出,在國際競爭過程中,中國工業機器人企業面臨的一個困難是,國外企業對中國品牌的認知度不高。品牌的建立往往需要時間,對比工業機器人四大家族,中國工業機器人企業的發展史還是太短,普遍只有20余年的歷史。而ABB成立于1988年,它成立之初就是由兩家均有百年左右歷史的企業,阿西亞公司 (ASEA)和布朗勃法瑞公司 (BBC)合并而來;庫卡成立于1898年;安川電機成立于1915年,發那科成立于1956年。

              然而,中外工業機器人企業一些維度的差距也有在縮小,例如市值方面。截至4月8日下午,埃斯頓的市值為221億元人民幣,在德國證券交易所上市的庫卡集團的市值為22.3億歐元,折合人民幣為173.27億元,埃斯頓的市值已經超過庫卡。

              當然,埃斯頓與ABB、發那科和安川的市值依然存在較大差距。ABB在紐約、蘇黎世和斯德哥爾摩三地上市,其中在美股上的市值為633.82億美元,折合人民幣為4149.11億元;發那科在東京證券交易所上市,日本交易所集團官網顯示其市值為55892億日元,折合人民幣為3336.75億元;日本交易所集團官網顯示安川電機的市值為15468億日元,折合人民幣為923.43億元。

              營收方面,發那科2019年財年凈銷售額為5082億日元(這已經是發那科目前公布的最新年度財務數據,2019財年的統計時間為2019年4月1日至2020年3月31日),折合人民幣為303.7億元;安川2019年度銷售收入為4109億日元,折合人民幣為245.5億元;ABB 2019年營收接近280億美元,折合人民幣為1832億元;庫卡2019年營業額為31.9億歐元,折合人民幣為248.17億元。

              2019年,埃斯頓營收為14.21億元、埃夫特為12.68億元、機器人為27.45億元、新時達為35.34億元。

              中國工業機器人正在努力追趕國際競爭對手中。作為目前國內市值最高的工業機器人上市公司,埃斯頓有兩大核心業務板塊,一是自動化核心部件及運動控制系統業務,二是工業機器人及智能制造系統業務,其中前者對總營收的占比為3成,后者為7成。據MIR發布的2020年中國工業機器人市場年度報告,埃斯頓在2019年中國工業機器人整體市場排名中進入全球機器人前十名,是唯一進入前十的國產工業機器人企業。埃斯頓定下一個目標,要在2025年進入全球機器人產業第一陣營。

              從發展戰略來看,埃斯頓走的路子與工業機器人四大家族類似,全產業鏈布局,埃斯頓描述為“All made by Estun”,目前具備運控控制、驅動器、電機和機器人產品的自主開發能力。

              試圖切入技術門檻高的核心零部件領域,也是其他一些中國工業機器人制造商的思路。埃夫特的業務板塊也是分為兩個部分,一是整機制造,二是系統集成,前者對營收的占比將近2成,后者高達8成。它實際上也在核心零部件方面有投入,它的控股子公司瑞博思生產控制器和伺服產品自用于整機制造,也參股了奧一精機。2019年,埃夫特控制器的自主化率為30.18%,減速器自主化率為10.32%。

              新松機器人的業務板塊分為機器人、數字化工廠、半導體裝備和工業軟件與控制平臺,乍一看上去與工業機器人的零部件關系不大,但其在接受專訪時告訴經濟觀察報,在機器人零部件領域,公司有在參與國家零部件標準的制定和國產零部件示范應用,內部也有專門團隊跟蹤國產零部件的產業進展,并積極參與測試,推動產品導入,另一方面,在核心零部件領域也有布局,部分成果已在產品中逐步使用。

              收購產業鏈上的外國品牌,迅速獲取技術、市場或品牌上的賦能,也是一些中國工業機器人企業已經在推進的策略。

              自2015年以來,埃夫特先后收購了三家意大利企業CMA、 EVOLUT和WFC,其中CMA是智能噴涂機器人和智能噴涂解決方案提供商,EVOLUT是智能拋光打磨及金屬加工解決方案提供商、WFC是汽車行業柔性焊裝系統提供商。

              埃斯頓則收購了德國企業Cloos,該企業的焊接機器人和焊接技術在業內較有名氣,由于2020年完成對Cloos的重組并表,埃斯頓預告2020年的業績也因此有所提升,預計歸屬上市公司凈利潤同比增長96%-149%。

              新松機器人在接受經濟觀察報專訪時形容中國的機器人已經實現了從跟隨到并跑階段的跨越,眼下,新冠疫情一定程度上打擊了包括工業機器人在內的短期經營業績,例如新松機器人預計2020年公司將由盈轉虧,而埃夫特到2020年則還未能實現扭虧,但接下來,中國工業機器人是否會如許禮進所預測的那樣,進入真正的發展元年,還有待實踐檢驗。

              醫療企業顯現巨大生機

              新冠疫情的持續發酵使得全球不少企業陷入經營困境,但有許多的中國企業卻展現出逆勢上行的強大韌性,一部分醫療企業便是典型。

              2020年前三季度,邁瑞醫療(300760.SZ)共確認收入160.64億元,同比增長29.76%,接近于2019年全年營收總和165.56億元。公司表示,這主要受益于國際市場對相關抗疫產品如監護儀、呼吸機、輸注泵、新冠抗體試劑、便攜彩超、移動DR維持在較高水平的需求量。

              與此同時,2020年開年至今,邁瑞醫療的股價從180.88元/股最高漲至494.55元/股,漲幅高達173.41%。近日股價有所回落,截至2021年4月8日收盤,公司總市值為5023億元(約為767.5億美元),是A股市場上醫療領域當日市值最高的公司。

              邁瑞醫療成立于1991年,在醫療器械領域已經深耕30年,經歷了從代理外國品牌到自主研發創新,從單一產品到產線全面布局,從國內市場走向國際市場的發展歷程,邁瑞醫療已成長為我國市場規模最大的醫療器械生產商。

              與眾多高新科技產業類似,醫療器械產業中,美國和歐洲等發達地區的企業成立時間早、資金實力雄厚、創新能力強,早已占據了全球大部分市場,尤其是中高端市場。

              現有格局的國際醫療器械巨頭如美敦力、強生、雅培、飛利浦、羅氏等集團多誕生于19世紀至20世紀上半葉。2019年,美敦力全年營收為305.57億美元,強生的醫療器械板塊銷售額為259.63億美元,雅培的快速診斷和醫療器械業務銷售額之和為199.52億美元。根據艾媒咨詢的數據,2019年全球醫療器械市場規模達4519億美元,僅上述三家企業已占據全球17%市場份額。

              盡管美國是目前全世界醫療器械消費最大的市場,中國卻是醫療器械市場發展最快的國家。德勤咨詢在近日發布的《2021年中國醫療器械行業報告》中指出,我國2020年醫療器械行業收入預測將躍升至8000億元以上,而且自2015年以來,該行業的年均增長率保持在20%左右,遠超全球水平。

              在消費市場強勁增長勢頭下,隨著我國工業體系不斷完善,政策紅利持續釋放,我國也逐漸出現一批能夠擠入全球頭部公司名單的國產醫療器械企業。

              在QMED發布的《2019年醫療器械企業百強榜單》中,邁瑞醫療的營業收入以23.09億美元排名全球34位,總市值以343.53億美元排名全球15位。

              天風證券分析師鄭薇指出,“與跨國巨頭相比,工程師紅利、需求捕捉和響應能力、流程靈活性等是中國企業最大的優勢。其中最顯而易見的結果是產品商業化周期縮短,以生化分析儀為例,邁瑞用 20 年時間完成了海外巨頭 40 年的產品迭代歷史,側面印證了我們產品的推陳出新的效率。”她預計國內械企在未來將持續發揮這種優勢。

              近十多年來,通過內生發展疊加外延式并購,邁瑞醫療業績持續提升。2014到2017年間,公司營業收入從78.36億元增至111.74億元,CAGR約為13%;回A股上市后業績增速加快,2017到2019年間,營業收入從111.74億元增至165.56億元,CAGR上升到22%左右。上述兩個時間段內,凈利潤的CAGR則從23%上升到34%。

              2017到2019年間,全球排名前幾的醫療器械公司,如美敦力、強生、飛利浦等公司,營收規模雖然龐大,但增速處于較低水平。這三家公司的CAGR分別為-1.8%、-1.2%和4.7%。

              自創立以來,公司一直保持對研發的高投入,2019年研發投入達14.66億元,占總營收比重8.85%,這一水平遠超A股其他醫療器械企業。那么,作為我國堅持自主創新之路的醫療器械龍頭公司,邁瑞醫療在與國際頭部器械廠商的競爭中究竟處于什么位置?

              公司2020年中報顯示,在國內市場上,其產品已經覆蓋我國近11萬家醫療機構和99%以上的三甲醫院。

              邁瑞醫療董事長李西廷去年曾表示,“在少部分細分領域,我們已經完成了進口替代, 國產化率超過六成,比如監護儀、生化試劑等;在部分細分領域,我們已經完成了技術突破,比如血球、麻醉、呼吸、大型影像設備等,但尚未替代進口產品;在相當多的細分領域,我們還沒有掌握核心技術,比如超高端彩超、內窺鏡等。”

              更具體一點,邁瑞醫療的業務主要布局在生命信息與支持、體外診斷、醫學影像三大產品線。

              在生命信息與支持產品線中,邁瑞醫療已有的成熟產品如監護儀和麻醉設備,2017年分別在我國市占率排名位于第一、第三位。2020年8月,公司高管層在的投資者交流會上透露,疫情爆發后,公司的品牌知名度和產品滲透率進一步提升,除微創外科產品外,生命信息與支持產線的全部子產品在上半年均成為國內第一。

              體外診斷方面,公司產品布局比較全面。但在IVD領域單一市場最大的化學發光市場內,國產化率僅有20%,根據粵開數據研究院整理的數據,目前該市場70%份額由羅氏、雅培、貝克曼和西門子占據。邁瑞醫療雖然起步較晚,但公司生產的化學發光儀器在部分參數性能上已經能與進口產品媲美。公司認為,國家DRGs的實施有助于提升化學發光領域未來幾年進口替代的速度。

              醫學影像產線中,目前國產彩超產品主要覆蓋中低端市場,而高端彩超市場(主要在三甲醫院)仍由 GPS 三巨頭占據,國產品牌的市占率不足10%。根據智妍咨詢2018年數據,公司的超聲設備處于國產領軍地位,其市占率僅為5%左右。公司也在年報中表示,還需加大超高端彩超等業務投入,促進進口替代。

              放眼國際市場,此次疫情實際推動了我國醫療器械企業進一步全球化。邁瑞醫療2020年上半年國際市場增速加快,同比增長達46.82%。公司產品及解決方案已應用于全球190多個國家和地區。

              由于在產品質量、產能響應速度、售后支持服務等多方面具有優勢,本次疫情中,公司的呼吸機、監護儀等抗疫設備得以大量進入海內外全新的高端客戶群。公司表示,前三季度邁瑞在國際市場完成了約 600 家高端客戶群突破,超過了歷年國際市場高端客戶群突破數之和。

              李西廷在今年3月一次訪談中提到,我國醫療器械發展起步較晚,一些歐美地區發達國家對我國制造的醫療器械持懷疑態度,不敢引進使用。此次疫情,我國醫療器械不僅解決了這些國家的燃眉之急,還使他們對國產醫療器械有了新的認知。他認為“這使得國產品牌在國際發展至少提前五年。”

              但與此同時,李西延不忘居安思危,他于2019年曾公開表示,未來十年,邁瑞的目標是能夠進入全球醫療器械供應商的前20名。本次采訪中,談及公司的國際化進程,他表示對于公司海內外營收五五分的現狀并不滿意,需要進一步提高國際市場銷售份額。

              李西延說,“盡管邁瑞醫療在過去三十年已經掌握了很多核心技術,但要在國際上成為真正具有競爭力的企業,還需要攻克更多核心技術。”

              光伏企業領跑世界

              比工業機器人發展得更快的是光伏企業。目前,無論是從技術水平還是應用規模上來看,中國光伏企業都在世界范圍內處于領先地位。

              隆基股份(601012.SH)是目前全球市值最大的太陽能科技公司。隆基股份相關人士在接受記者咨詢時表示,不論是在市值、規?;蛘呤袌稣加新史矫?,隆基目前都是全球范圍最大的光伏企業,目前隆基已經有60%的產品供應出口。

              隆基股份的股價在八年里的漲幅超過了40倍。在2020年,隆基的股價漲幅達到了277.1%。截止4月8日下午收盤,隆基股份的總市值為3391億元。

              上市以來,公司業績從2011年盈利2.84億元增長到2019年實現凈利潤52.8億元。據其最近發布的業績預告,隆基2020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82億元到86億元,與上年同期相比,同比增加55.3%到62.88%。

              作為參考,太陽電力公司(SUNPOWER)是一家在1985年成立于美國加州的太陽能企業,在超過30年的時間里一直都是行業里的領軍企業。2020年該公司的總收入為11.24億美元,凈利潤為4.74億美元。同為北美光伏巨頭的第一太陽能公司(First Solar)在2020年的總收入為27.11億美元,凈利潤3.98億美元。截止4月8日,在納斯達克上市的太陽電力公司市值為50.9億美元,第一太陽能公司公司市值為86.1億美元。

              天風證券的分析師孫瀟雅在前段時間的研究報告中表示,隆基公司主要創始人和核心管理層均畢業于蘭州大學物理系,具備專業背景,對產業和技術理解深刻。因此,隆基股份一開始就選擇了降本潛力更大的單晶硅片,而不是短期內盈利更多的多晶硅。

              孫瀟雅介紹稱,在2014年末,隆基開始切入下游組件推動單晶需求增長。公司從被動接受下游需求到主動引導終端需求轉向,打開了硅片業務的長期發展空間。2017年下半年,單晶硅片盈利超預期,裝機首次進入全球前十。2020年,中歐政策層面支持新能源長期發展,公司一體化優勢初步彰顯,公司加快電池、組件產能建設,向深度一體化轉型,減弱硅料、銀漿等原輔材漲價影響。

              然而,隆基在執行單晶戰略時,也遇到過很多困難,比如最初單晶滲透率太低難以持續盈利、中途多晶黑硅與多晶金剛線等技術使主流的多晶產品競爭力大幅增強、后來組件銷售面臨傳統多晶組件廠先發的品牌渠道與營銷優勢。

              孫瀟雅認為,“面對困難,隆基公司憑借強大的戰略定力與高效的執行能力,幾乎連年超額完成硅片業務年度目標,并且通過加大營銷投入等方式扭轉了市場對單晶組件廠的認知,成立6年即將成為全球組件出貨冠軍,不斷刷新歷史。”

              隆基股份相關人士還對記者表示,現在隆基使用的生產設備很多都以國產為主,并且定期根據技術變化更換設備。不同環節的設備周期不一樣,有的一兩年更換一次,有的甚至不到一年就更換。

              孫瀟雅也指出,在切片環節,公司早在2011年前后就已經具備金剛線切片的專利,但是由于裝備尚未國產化、供應鏈不完整、工藝成本也很高,因此公司最開始投產的產能依舊是傳統的砂漿切割產能。經過公司數年努力,2013年末選定了金剛線種類,培育了連城數控供應設備,與金剛線生產企業確認了穩定供應關系,才開始大規模采用金剛線切割技術,并迅速地在2015年成為行業內首家實現100%金剛線切割的企業,賺取了2-3年的技術進步利潤。

              在光伏組件環節,隆基在2015年就開始對PERC電池進行量產研究。PERC是指鈍化發射極和背面電池技術,比常規電池具有更高的效率。然而由于設備國產化不足、衰減問題、成本較高等原因,最開始投產的電池產能依舊多為常規電池。通過持續的高研發投入,隆基掌握了光致衰減的減小與控制技術,在此期間,國產設備經過多方使用后也逐步成熟,投資成本大幅降低,于是2018年公司就迅速將原有產線全部升級為PERC產線,同時啟動大規模擴產計劃,憑借低成本高效率的新電池產能,成為組件環節頭部企業。

              除了太陽能,隆基目前還在其他相關的新能源方面有所布局。工商企業信息查詢顯示隆基在3月31日注冊成立了西安隆基氫能科技有限公司。隆基相關人士對記者表示,其實隆基在2019年之前就開始在氫能方面進行研究布局,也有一定的技術積累,因為“氫能是重要的二次能源,有非常好的發展前景。”

              同樣作為全球光伏巨頭的通威股份(600438.SH)則是從水產飼料業開始起家。自公司1995年成立以來,公司一直從事水產飼料、禽畜飼料等的研發、生產和銷售。截止4月8日收盤,通威股份市值達到1476億元。

              開源證券分析師劉強和蔡紫豪在相關研究報告中稱,2016年,經過兩次重大資產重組,通威股份注入了通威新能源、永祥股份、合肥通威的股權,將體外新能源部分納入體內,目前形成農牧和光伏兩大業務板塊;2017-2019年,通威股份光伏電池片出貨總量連續三年位居行業第一。

              4月6日,通威股份發布的業績預告顯示,2020年公司營業收入達到442億元,同比增長17.69%;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達到36.1億元,同比增長36.95%。

              通威股份旗下的永祥股份自2006年進入多晶硅領域,2008年首期1000噸多晶硅順利投產。2015年3月末,永祥股份完成四氯化硅冷氫化技術改造,從而極大節約了多晶硅單位產品的綜合能耗。隨著2018年底樂山、包頭多晶硅項目順利投產,永祥股份多晶硅年產能達到8萬噸。

              根據劉強和蔡紫豪在研究報告中的介紹,永祥股份多晶硅生產過程中的綜合電耗、硅耗、蒸汽耗量等指標均顯著優于行業平均水平。以電耗為例,2019年全國多晶硅平均綜合電耗為70kWh/kg-Si。永祥股份多晶硅生產綜合電耗2015年10月就降至70kWh/kg-Si以下,到2017年進一步下降至62kWh/kg-Si,遠低于行業水平。

              在光伏電池方面,N型電池因更高的發電效率以及更低的功率衰減,是高效電池技術路線的必由之路,未來將成為替代P型電池的技術路線。目前通威股份單晶料占比已超過90%,并可批量供應N型料,是行業內可穩定供應合格N型料的少數供應商之一。根據公司中期技術規劃,未來單晶料占比將維持85%以上,其中N型料占比達40%到80%,并可生產電子級高純晶硅。

              另外,公司早在2013年即接管合肥賽維LDK布局電池,在2014到2015年看準PERC機會,快速擴張PERC產能,2018年成為全球電池龍頭,2019年產能達到約30GW,市占率達到10%。同時也獲得了PERC迭代的技術紅利,電池收入從2016年的38億增長到2019年的122億,保持著行業龍頭地位。

              通威不僅在目前主流量產的PERC電池上具有優勢性價比,在PERC+、TOPCON、HJT等新型產品技術領域也有重點布局。2019年,公司正式切入HJT電池的量產研發,在成都和合肥的產能均達到200MW,試驗線規模處于行業前列,且分別由光伏設備龍頭捷佳偉創和邁為股份主導,實現了23.2%的最高轉換效率。截至2020年5月,最高研發效率已經突破24.6%,為公司下一步的量產提供技術儲備。

              ——————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深圳采訪部記者
              關注科技領域,包括新能源、半導體、電子通信等科技制造企業。
              郵箱聯系:lijingheng@eeo.com.cn
              女主放荡高干NP公交车

                  <address id="ttppd"></address>
                  <address id="ttppd"><nobr id="ttppd"></nob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