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kmyom"></nav>
  • <nav id="kmyom"></nav>
  • <nav id="kmyom"><strong id="kmyom"></strong></nav>
  • <nav id="kmyom"></nav>

    電動汽車熱潮刺激能源企業大轉型 “巨頭”協鑫巨資切入充換電市場

    王國信2021-04-05 15:59

    經濟觀察網 記者 王國信 劉曉林 能源企業和汽車企業的邊界隨著電動汽車時代的到來快速的模糊化,汽車企業正在向上延展并試圖進入能源行業,而能源行業也在向下拓展希望進入汽車產業鏈條,以乘上電動汽車時代的東風。“電動車不再是簡單意義上的電動車。通過數字ID之間的鏈接,它們就是一座座虛擬電廠,一個個移動儲能島和微電網。”3月31日,協鑫集團董事長朱共山在講話中從能源企業的角度解讀了電動汽車的另外一層意義。

    這番解讀的背后,呈現的正是能源企業對新能源汽車中出現的新商機的敏銳發現。在當天,協鑫集團這家民營光伏巨頭旗下的協鑫能科宣布了其移動能源戰略轉型策略,同時,協鑫能科和中金資本共同設立一支碳中和產業投資基金。其中,協鑫能科出資約51%,中金資本出資約20%,基金首期規模約40億元,總規模不超過100億元。這一支產業基金,將成為協鑫能科在向移動能源轉型上承擔重要的角色。

    在協鑫能科所公布向移動能源轉型的總體規劃中,雖然大部分與電動汽車相關,但“電”這個老本行依然是核心。”電動汽車載體是車,核心是電池和電。“朱共山說。協鑫能科未來將在三大方面進行新的業務布局,這包括充換電業務、電池梯次利用、電池監測和電動汽車監測。除此之外,經濟觀察網記者注意到,協鑫能科在其產品宣傳手冊中還提及了電池正極材料業務。在這些向電動汽車靠攏的新布局中,換電業務將是協鑫能科的先鋒軍。朱共山向經濟觀察網記者表示,換電業務要從電動網約車上率先開始。

    這種布局思路和汽車企業相類似。從行業來看,換電目前主要在B端市場推廣,而在私人市場則因為產品較少且存在標準不統一等情況,業務保有量還比較有限。在B端市場,網約車因為使用頻率高,對充電時間要求短等的緣故,所以率先試行了換電模式。目前,北汽新能源和廣汽新能源在出租車換電上拓展較多,主要集中在長三角、珠三角和環渤海地區。而在私人用車方面,目前也只有北汽、蔚來、廣汽、上汽等車企有少量的換電版汽車。

    電動汽車的換電模式是在2020年在政府工作報告中第一次被列為鼓勵發展的新業態,在2021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再一次被提及,這使得多方資本開始密切關注換電這門新生意。

    特定場景的換電

    目前在換電領域,奧動占有最大份額,而后是蔚來汽車和杭州伯坦,除此之外,北汽新能源、吉利科技在換電上也有所布局。但即便是份額最大的奧動,其在全國的換電站數量也并不多。中商產業研究院發布的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國換電站保有量總計555座,奧動換電站數量排名第一,總計286座,蔚來排名第二,總計175座,杭州柏坦第三,總計94座。其中,還沒有一家企業能夠實現盈利,不僅如此,換電模式本身也存在爭議,比如特斯拉就曾拋棄了這路線。

    朱共山向記者強調,協鑫能科進入換電業務并不是“拍腦門”的決定,而是經過長久的考驗研究。不管是在盈利性上,還是發展模式上,都可以實現突破。據其介紹,從2016年開始,協鑫就在為進入新能源汽車產業鏈上進行調研并進行技術儲備,在這個過程中,協鑫與滴滴、蔚來、曹操、神馬出行等平臺公司、車企、電網企業、電池制造商等進行了密切對接,以優化專業互補的協同發展模式。除了網約車,換電還會在封閉環境內的重卡上進行。

    這些業務目前包括山西朔州的項目,約有3萬臺重卡,此外,協鑫和徐工集團有1500臺城市專用卡車。協鑫能科還在內蒙、新疆等有專用場景的重卡應用,這些是兩三分鐘以內的點對點的項目,和城市網約車一樣的場景,在這些場景中可以提高換電站的效率。

    朱共山說,在未來5年,協鑫能科將從私家乘用車、網約車、出租車、重卡換電業務切入,圍繞動力電池與儲能應用做文章,以長三角、大灣區、京津冀、成渝、北方為五大布局區域,建設充換電站。

    “我們只做我們的共享汽車,以及特定場景重卡,像京東物流的專用車這種。在這樣的場景下,我們應該來講是沒有問題的。”朱共山說。

    對于這次轉型,協鑫是謹慎的。朱共山作出該決策的原因是新能源汽車已是大勢所趨,漸成規模。按照其預測,到2025年,中國新能源汽車的保有量將在2500萬到3000萬輛左右;2030年中國將有8000萬到1億輛電動汽車。而當新能源汽車達到這個規模,電動汽車用電量將幾何倍增長,電動車將成為電力終端消費的主力軍之一。

    其次是長時間反復論證模式和優化技術路線,在這次采訪中,朱共山直言,協鑫是一家民營企業,生存和發展是第一大問題,如果無法實現盈利則沒有必要開展。“沒有利潤怎么對得起股民”,朱共山說。因而,在開展充換電這樣的重資產業務時,協鑫一樣要先想好怎么規避風險,同時發揮自己的優勢。

    能盈利的邏輯

    除了上述在業務布局上的有序擴展外,朱共山并沒有脫離自己的老本行——電。在朱共山看來,在新能源汽車未來的發展中,不是單個行業或者單個企業能夠支撐起整個出行領域的大切換。從人、車、樁、場、港、路、網,需要跨界的分工協作體系,以形成整體解決方案,而協鑫在這之中就能發揮出自己的特長。不管是換電、充電還是對電池、電動汽車的堅持也好,都脫離不了“電”,而協鑫的方式則是圍繞著這個關鍵詞來展開。

    作為中國的能源巨頭,協鑫能科擁有豐富的電力資源,其中大部分是“綠電”,特別是在電力應用較大的區域有著豐富的電能。協鑫的清潔能源總體裝機規模已超過20吉瓦。協鑫在全國擁有20張售電牌照,年售電量超過200億千瓦時,利用自有售電,公司開展規?;募胁少徱部梢越档唾忞姵杀?。另外,協鑫在長三角、珠三角的中心城市有20多座電廠。

    “其他換電站不賺錢是可能的,但是我們不一樣。”朱共山向記者強調。協鑫的底氣正是電力在手。協鑫在儲能、發電等領域都有強大的布局,這使得其可以在電力供應上大做文章。比如通過儲能手段,將低谷電力儲備然后在高峰時期售出,其可以獲得豐厚的利潤。另外,自主發電也可以直接通過換電站項目實現不上電網的銷售,這又帶來了新的利潤點。“普通企業的換電站,他們的電就是一塊多一度,我們成本只有三四毛錢,怎么會不賺錢?”朱共山說。

    除此之外,面對換電站這樣的重資產投入,協鑫采用了更為穩妥的方式。協鑫能科和中金資本聯合成立的100億基金主要是用成立電池銀行。“它成本很低,也可以去IPO。按照利潤和現金流這些可以放25年。”朱共山說。電池銀行在業內雖然早有人提出,但在整個汽車行業來說都還是一種新模式。此前,蔚來汽車和寧德時代、哪吒汽車和華鼎國聯等都成立了自己的“電池銀行”。

    對于車企來說,電池銀行可以降低電動車購車門檻,并且能夠解決電池衰減、電池無法升級、車輛保值率變動大等電動車普及面臨的難題。而對于整個電動汽車產業來說,如果銷量足夠大,“電池銀行”則會成為一個龐大的產業。一位業內人士表示,電池銀行需要政府、主機廠、電池廠、電網、鐵塔或儲能、社會資本等多方參與,將電池的研發設計、運營和梯次利用,以及換電運營、能源網絡打造成一個閉環。

    新的閉環生態鏈

    在協鑫能科的轉型中,一條清晰的脈絡已經出現。在電力端,協鑫能科通過技術更新,建立了多種新的發電技術,這包括鈣鈦礦、顆粒硅、半導體材料等新興光伏發電技術。擴大能源的同時,協鑫能科本身就已經建立足夠大規模的儲能站,而換電站將繼續擴大其儲能項目的容量。通過換電站,電動汽車可以真正意義上的變成移動的“儲能站”。

    在模式上,則可以采用“集中充電,統一配送、分布換電”的模式,以離網換電作為在線換電的有益補充,提供差異化服務,解決城市中心電力增容困難、換電站布局受限的痛點。而從公司來說,通過換電站和充電樁等配套的設施,協鑫能夠將儲存起來的電力在銷售給私人消費者,從而能夠獲得更高的利潤。“從一個發電企業向移動能源,也就從to b到to c這么一個轉型。”朱共山說。

    因為要進入換電站,協鑫還將有在電池梯次回收上進行布局,這可以使得協鑫在整個電力的環節上實現完整的閉環。目前諸多企業都試圖在儲能上進行開發,比如格力電器在進入汽車行業之后也在儲能上進行大力度的布局。電動汽車銷量大戶比亞迪在2008年成立了比亞迪電力科學研究院,開始重點布局儲能領域。截止到2018年年底,比亞迪儲能全球出貨總量超過600MWh。2019年,比亞迪儲能開始劃歸到比亞迪新成立弗迪電池公司中,進行獨立發展。

    從協鑫本身來說,在換電站上進行布局,可以實現其生產電、儲存電再到銷售電的業務自我的循環,換電站帶來的“離網售電”也改變了其以往一個單純的電力生產企業的定位。當然,要完成業務的閉環,協鑫還需要在電池上有所布局。如前文所述說,協鑫此次向移動能源轉型的新業務中還有電池梯次利用。同時,其還有電芯等開發業務。再往下延展,則是對電池的監控和電動車上的電池運作監控。當然,這也使得協鑫的業務向電應用的生態發展,而不僅僅是停留在電力本身。

    相對于車企,在儲能上,以光伏等為主業的協鑫其實更有優勢。朱共山說協鑫能科積累了近萬家企業用戶,這將是未來梯次儲能的最佳用戶群,為動力電池梯次利用提供了應用空間。除此之外,未來幾年,協鑫計劃開發1000萬千瓦的風光儲一體化項目,這動力電池梯次利用提供更廣闊的應用空間。

    值得一提的是,盡管通過換電站等渠道正在切入新能源汽車產業鏈上,但協鑫并不打算深入到汽車產業鏈之中。幾年前,曾有傳言說協鑫也有過造車的計劃,但朱共山向記者否認了這一說法。“協鑫不會進入到汽車制造行業,永遠不會。這是一條。為什么?我知道我是誰,我是一個能源行業。只要我老朱在那一天(就不會造車),我相信下一代的協鑫也不會去改。“朱共山這樣說道。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汽車新聞中心總監
    長期關注汽車(汽車、新能源汽車、零部件、后市場等上下游)產業領域。擅長于深度分析報道、調查報道、以及行業評論。
    老头晚上和老太同房视频_那一夜他把我做到喷水_天堂mv手机在线mv观看_日本亚洲高清无码中文字幕_他一边亲我奶头一边要我下面_国产强奷在线播放免费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