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ttppd"></address>
      <address id="ttppd"><nobr id="ttppd"></nobr></address>

              杯弓蛇影15天:被風向、資本和猜忌裹挾的在線教育

              李靜2021-03-27 19:29

              經濟觀察網 記者 李靜 3月27日,針對網傳開展“雙減”試點工作,教育部官方微博今天發表回應稱,規范校外培訓及減輕學生過重課外負擔是常態化工作。國家和地方出臺政策以官方渠道發布內容為準,謹防誤傳形成不確切信息。

              昨日(3月26日),幾份未經證實的教育監管細則在網絡上流傳,引發資本市場強烈反應。多支中概教育股公司在開盤后,集體下跌。截至當日收盤,中概股公司好未來收跌幅跌幅超7%、新東方跌幅超10%,跟誰學跌幅達41.56%,盤間一度跌幅超過50%。

              根據3月 26日晚間一份流傳的“雙減”試點工作情況匯報(以下簡稱“匯報”)透露,校外培訓行業或將迎來一場三限治理,即限數量、限時間、限價格。涉及該試點城市包括:北京、上海、四川成都市等9個城市。在具體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的細則上,也包括從嚴審批機構、規范培訓服務行為和線上線下機構收費項目。此外,中央和地方主流媒體、公共場所、居民區各類廣告牌和網絡平臺等,均不得刊登、播發線上線下培訓廣告等。

              而當日早些時候,一條在雪球上已經刪除的爆料信息和錄音也透露出,本周教育監管新規已開最終審定會,新規內容包括6歲之前的線上教育產品出于對保護視力的考慮,會被禁止。

              盡管后續有媒體求證北京市教委市民服務熱線,得到答復稱:“目前沒有查到最新關于6歲以下學科類培訓的政策和文件”,但隨著上午這則爆料錄音和消息的釋出以及廣泛流傳,還是引發了資本層面的震蕩。當日,新東方、跟誰學、好未來股價普跌。

              在3月26日采訪中,經濟觀察網求證多家教育機構,均表示:“暫未接到與此相關的監管通知,線下審批確實已經趨于嚴格,目前基本上很難再有新的線下機構獲得資質。

              一位教育機構的負責人對記者表示:“大家普遍都在觀望,形成的共識是監管文件遲早會落地,投放肯定是要管控,但在一些具體細則或停辦等內容,是否如上述文件一樣嚴厲,不確定性很大,各家也在斡旋。”

              但頗為巧合的是,就在3月24日,一份疑似錄音中出現的“有關決策層即將對低幼年齡段進行規范”的消息即已被一些頭部機構知曉。

              因此,采訪中多位教育人士也提到,“不排除文件流出與傳播,或意在今年謀求上市的頭部教育機構。”

              兩份尚無法證明的監管文件,在本周五印證了資本對教育圈的潛在憂慮。相同境遇曾在本月月初以一摸一樣的方式上演。

              3月10日,一份網傳北京市朝陽區教委將繼續暫停學科類校外輔導機構線下培訓和集體活動的通知,引發資本市場強烈反應,當晚,中概股教育公司,新東方、好未來、跟誰學股價紛紛大跌市值大幅縮水。

              隨后,該消息被北京教委官方辟謠稱,并不屬實,北京市正在啟動對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有序恢復。

              來自官方的辟謠,并未消除市場對教育機構的疑慮。進入2021年,政策層對培訓機構的喊話和監管風聲愈趨緊張。今年兩會期間,多位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的建議和提案涉及校外培訓機構監管,矛頭直指教育機構亂象。“治理教育培訓機構”也被教育部列為2021年教育工作任務重點。

              與此同時,上述北京市教委的《聲明》中,也提到針對一些群眾反映強烈突出的諸如:虛假廣告、退費難等問題,將進一步規范治理。

              多位機構人士認為,行業將進入“嚴監管”時代的信號已經非常清晰。一位頭部線上教育公司負責人對經濟觀察網表示,“可以肯定的是這一輪監管將不分線上、線下機構,是整個行業都要面臨的問題。學科類輔導可能規范更為嚴格,在涉及治理內容上:課程時間、收費、教學教師資質、廣告投放上都會管控。目前看來,對機構影響最大的可能就是資金監管問題了。“

              3月22日,針對教育行業預付費制度,北京海淀區教委聯合海淀區金融辦依法行政,為校外培訓機構和銀行牽線,確保資金安全。培訓機構可將預付學費自動存進監管銀行免費開設的學費資金監管賬戶,確保預付學費“一課次一消”。去年,包括、浙江、安徽合肥市等地教育主管部門已經下發關于加強校外培訓機構監管通知。

              監管層對教育機構規范和治理將成常態化工作。中國民辦教育協會研究會副會長馬學雷對經濟觀察網表示,對教育培訓中存在的違規行為,特別是學科輔導類培訓機構進行嚴格管理的政策邏輯是不會放松的。這既有教育是事關民生的一項基本內容,也有國家對發展公平、有質量教育的考量。校外機構作為“影子教育”,不能助長教育焦慮,更不能引導學生提前“搶跑”。

              一位投資人表示,受影響最大的或是去年疫情中發展最具代表性的幾家頭部機構。此前市場也多有傳聞,幾家頗有代表性的在線教育機構有可能在今年年內謀求上市,但目前形勢下恐怕很難了。

              出于對政策的憂慮,去年還在疫情中風生水起的在線教育機構顯得愈發低調。一些機構謀求加碼低幼市場素質類賽道以規避學科類教育政策風險;一些則轉而布局教育硬件產品投入;在投放上,組建地推團隊,尋求新的投放方式是普遍的選擇。

              上述頭部機構管理層表示:“教育行業將迎來嚴監管都是大趨勢的問題,相較于月初的傳言帶來的震動,大家反而盼著政策早點落地。任何風吹草動,搞得每天神經都緊繃著。”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大科創新聞部記者
              長期關注教育、財經領域。新聞線索請聯系lijing@eeo.com.cn
              女主放荡高干NP公交车

                  <address id="ttppd"></address>
                  <address id="ttppd"><nobr id="ttppd"></nob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