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kmyom"></nav>
  • <nav id="kmyom"></nav>
  • <nav id="kmyom"><strong id="kmyom"></strong></nav>
  • <nav id="kmyom"></nav>

    學區房矛盾有解嗎 | 城市哲談

    陳哲2021-03-27 11:13

    經濟觀察報 陳哲/文 上海中招改革引發的輿論熱潮持續多日,新政策希望通過平均攤派和增加隨機性,打破由好學生(高分)、好學校(師資)和好學區(房價)多年來形成的天然同盟,切斷了馬太效應的發展,目標指向學區房價和唯高分論。從長遠看,像上海郊區這些傳統教育弱區,因為教育資源在全市范圍內更均衡地配額,出現了重大利好。尤其是上海推出五大新城建設規劃的當下,新政韻意的豐富度不言自明。

    在設計復雜的城市社會系統方面,上海一直走在前邊。這一方面與當地政府整體市場化程度較高有關,也因為有照顧多方利益、精細化施政的傳統。2020年四季度以來,一線城市學區房高燒不退,全國兩會又發出強調教育各方不應過于注重分數的聲音,再結合自身區域均衡發展的需要,上海中招新模式的出臺,倒是題中應有之義。政策在輿論層面雖震懾力十足,但最終效應會否達成預期,現在討論為時過早。

    過去上海初中名校以考試擇生源,在尖子生這個層面,主要看分數,學區能發揮的作用有限。但對大多數成績不那么拔尖的家庭來說,為了在整體較低的升學率(全市初中升高中率略超50%,普通初中升高中30%)中獲得某種先發優勢,他們有意愿通過購買學區房加大籌碼,使學區房成為搶手資源。并且,買學區房本身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家庭對教育的重視程度,增加了培養高分學生的概率。

    在考分、金錢、家長意愿三重合力下,牛娃與牛校相互成就、學區房又在此間筑高“城墻”,使得教育資源差距形成了新的鴻溝,如果再與房價自身矛盾疊加,在社會中堅群體中形成的焦慮被無限放大。

    中考選拔機制、學區房等問題,其實只是城市內部教育資源不均衡的顯現。前幾年,輿論討論較多的是,大城市占據了大量的優等教育資源,區域之間的教育資源不平衡。比如“985”和“211”高校在各省市錄取率,2019年,這兩類高校錄取率的前三名,分別是天津、上海和北京以及北京、上海和西藏。因此,進入大城市成為很多中小城市出身的年輕人明確的奮斗路標。

    沒想到,等他們真正扎根大城市后,發現了新的山丘:大城市內部教育資源的不均衡導致的競爭,絲毫不輸各省市高考的競爭。我們以清華大學和北京市這兩個最頂級的教育資源和城市做類比:2018年,清華大學畢業生留京比例是多少?25%。同年清華大學在北京招生的比例是多少呢?10%!這意味著什么呢?按照最簡單粗暴的模型推算,那意味著在北京,清華畢業生的子女能上清華的不超過一半。

    在北京、上海這樣的城市,教育資源矛盾可能遠超我們的想象。當人們在討論當地的中招、高考這樣一類問題時,話題本身已經自動屏蔽了為數眾多的超大城市非戶籍人口子女的教育困境。且不說他們中有相當部分,根本不具備資金實力去搶學區房,他們買學區房的價值相比戶籍家庭也大打折扣——子女不能參加本地高考。除此之外,他們還缺少表達的渠道。

    由此可見,教育資源不均衡的矛盾,很難僅通過改變分蛋糕方法來解決。過去,地方政府對教育資源的長期培養似乎并沒有那么重視。但問題的解決之道唯有先做大蛋糕一途。在城市新興區域多配建好的學校,在師資培養上多做長期投入,在省、市范圍內加大統籌,盡量多地照顧到外來人口子女教育問題,這才稱得上真正的供給側改革。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經濟觀察報副總編輯
    分管房地產、大健康、大文旅、生活方式
    老头晚上和老太同房视频_那一夜他把我做到喷水_天堂mv手机在线mv观看_日本亚洲高清无码中文字幕_他一边亲我奶头一边要我下面_国产强奷在线播放免费不卡